潘岙村乡风民俗 溪上慈风

潘岙村乡风民俗



▲慰问老人

                                                                         


红色文化

  反抢粮战斗:  

  1943年10月7日,三北自卫总队[1943年7月建,中共三北地委书记王仲良〈王耀中〉兼任总队长和政委]两个中队配合特务大队袭击到方家河头抢粮的日军,迫敌退至龙头场。次日下午,日军重返方家河头,企图运走2.5万公斤粮食,特务大队又在潘岙进行伏击,将日军击溃,夺回全部粮食。

  具体情况:

  潘岙村位于慈溪市龙山镇西南部山区,二面环山一面环湖。解放前,进出潘岙村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四周都是参天古木,杂草丛生,不熟悉的人很难找到潘岙村,故又称盘岙。这样的地理环境在战争年代是个打游击的好地方,所以在抗日战争年代,三北游击司令部 (三五支队)就选择了潘岙这个抗日据点。

图片1_副本.png

 ▲抗战饮用水源——后井

  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司令员何克希及杨展大、叶靳、杨汉耕、任文琪等都经常到潘岙村打游击,这样潘岙村就涌现了许许多多的堡垒户、抗日积极份子,为游击队提供情报,站岗放哨,解决游击队食宿,为抗日做出了重大贡献。如乌门头阿章嫂、后新屋的木匠嫂郑玲娣,还有吴静初、王纪成、周匡海、周善德、周炳海、蔡善明、周能华等,他们或为游击队站岗放哨,或为游击队解决食宿。在抗日战争最困难的一九四三年、四四年间,因日寇扫荡频繁,所以不敢住在村子里,就住在长小半(潘岙的一座山名)竹园中搭起的草棚里,他们就送饭送水给游击队。解放后,一些幸存的三五支队领导还经常来潘岙村看望这些对革命作出贡献的人。如杨展大、叶靳、杨海耕、任文琪等多次来看望吴静初、周善德等(其中大部分已作古)。就在2014年4月份,90多岁的慈溪老县长叶靳还带领一批老干部来潘岙故地重游,还到游击队居住在潘岙村时经常用的一口井里打水,他指着那口井说:“这口井对革命有贡献,三五支队官兵大多吃过这口井的水(这口井叫后井)。”他还嘱咐我们地方干部要好好保护这口井,他说潘岙村在抗日战争年代对革命有贡献,是革命的堡垒村。解放后,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党和政府对一些革命有贡献的人评为“三老人员”,享受一定的待遇。因大部分都作古,现还有四人享受“三老”待遇。

  一、 一九四三年十月份,日寇对抗日武装进行疯狂扫荡,当时游击队和龙山海防大队得知日寇要来潘岙村扫荡,他们在东蔡的牛头山和潘岙的上大山准备伏击日寇,后因龙山海防大队都是一些新兵,没有打仗经验,没等日寇靠近就提前开了枪,结果日寇采用迂回战术,从湖里(当时灵绪湖里都是比人高的茭白草)绕到游击队背后,对游击队打了个措手不及。在这次战斗中游击队海防大队死伤惨重(死十几人、伤十几人)。傍晚时分,等日寇走后,我村的抗日积极分子去救护伤员,掩埋尸体。1955年在山上挖出12具烈士遗骸,后葬于鸣鹤烈士陵园。

 二、一九四三年底,日寇又一次扫荡潘岙村,鬼子把60炮、机关枪架在潘岙村的屋后山,当时游击队往仙岭头方向撤退,日寇又是机枪扫,又是60炮轰,致使一名游击队队长牺牲(是我村王纪成、周匡海等把遗体抬下来的),还有一村民鲍阿荣被打伤。

 三、一九四四年,曾掩护一批战争物资(100多坛硫酸),把这批硫酸掩藏在潘岙村的任家漕。日本鬼子多次来搜寻都未被发现,这里边多亏了日寇的一个翻译,是潘岙村的女婿,他巧妙地应对日寇,使这批珍贵的战争物资得以保存,后被安全运到别处。

 四、一九四四年间,有一次三五支队与日寇进行了一场遭遇战,在潘岙与任佳溪湖墩交界处叫茶园门口的地方,打得非常激烈,致使三五支队中一个叫小温州的队员牺牲,后来也是我村村民去抬回来埋葬的。

 五、解放初期,国民党敌特活动非常猖狂,当时军管会侦查到潘岙与湖墩之间有敌特电台的波段出现,是我村民兵配合县军管会,在洞山寺的墙缝中查获了特务的电台,可惜特务已逃走,这个特务后于文化大革命中在上海落网。

 六、文化大革命时期,我村的周邦达与当时的龙山民兵总指挥部成员严小云等一起,在洞山寺揪出了潜伏着的国民党军长,使其伏法。

 七、解放后又是潘岙村那些积极分子把掩埋在各处的革命烈士遗骨挖掘起来,好好装殓。沿山一带村庄,都把烈士遗骨集中到潘岙村的村庙(兴福庙)保存,后移葬到鸣鹤革命烈士公墓。

 潘岙一个小小的自然村(当时只有一百多户)四百来口人,从抗日战争到解放初期,对革命作出了不小的贡献,今后也一定要继承革命先烈的遗志,发扬他们的献身精神,听党话跟党走,在党的领导下,把潘岙建设成改革开放的模范村、文明和谐的样板村,真正成为永远革命的红色堡垒村。

村史村情 崇德尚贤
0.038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