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佳溪村乡风民俗 溪上慈风

任佳溪村乡风民俗


纂修任氏宗谱

国家有史,地方有志,家族有谱。家谱又称谱牒、族谱、宗谱、家乘、世谱等,是同宗共祖的血亲团体记载本族世系和相关事迹、反映本家族繁衍发展过程的历史图籍。

图片1.png

任氏修谱,始于何时不详。据《灵绪任氏宗谱》残本记载,智四四公,讳忍,字德化,号东山,在明万历甲申(1584)同修宗谱。而这本《灵绪任氏宗谱》记事至清道光二十五年(1845)。另有手写补充四页。可知此谱编印于清道光二十五年后,任氏修谱至少已有两次。



韩国任氏寻根认祖

据韩国《丰川任氏世谱》记载:“吾任。出于丰川。自讳温而始谱。……绍兴府慈溪县人也。于始来东国。……赐籍于丰川,赐第于昌德坊。”

IMG_2701.jpg

700多年前,从任佳溪出去的南宋朝廷使节任温出使高丽国,不久南宋灭亡,无法回国,任温就在今韩国丰川昌德坊定居,一直繁衍至今,其后裔据称已有20万人之众。

00222780[1].jpg

2005年6月18日,,经中央民族大学与慈溪市志办多次联络,由韩国“丰川任氏中央宗亲会”会长任永勳任团长的寻亲团抵达掌起任佳溪,经过10年的曲折探寻,在告别先祖故土700多年后,韩国丰川任氏后人终于找到了任佳溪村,找到了他们念念不忘的根脉。

00222787[1].jpg

在喧天的锣鼓与鞭炮声中,韩国丰川任氏寻亲团的35位代表来到任氏宗祠,两国任氏族人共祭先祖,互赠礼物,还签下《姊妹结缘证书》,表示要常来常往,携手共进。

IMG_1448.jpg

此后七年,韩国任氏宗亲多次前来任佳溪村祭拜先祖,并带来资助本村学子的“任氏教育基金”和以韩国著名歌手任兌卿命名的“兌卿奖学基金”,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希望任佳溪村能有更好的发展,让中韩两地的宗亲情谊与日俱增。



任方不结亲

明朝永乐年间,任家溪族长太公长女任慎一与方家河头族长长子方珍一结为秦晋之好。任氏家境富裕,随嫁千亩良田,十里红妆。然而方家有人却说,不管任家嫁多少东西,水总要喝方家的。于是任家太公在河头看好水脉,买下大路墩水沟弄口的地基一块,并于永乐十一年(1413)挖成水井一口。任家把井取名为“任井”,然而方家不同意,认为囡都嫁过来成方家人了,而且井在河头,应该叫“方井”。争执之下,两家闹得不欢而散。

IMG_3010.jpg

方井,慈溪三大古井之一。水质清冽,冬暖夏凉,久旱不涸。

此事过后不久,新媳妇任慎一怀孕七月就分娩生了孩子。于是方家议论纷纷,认为任氏不贞,有伤风化。方家太公一气之下写休书把任氏退回娘家。任家太公相信女儿品行端正,认为不能单凭怀孕进行退婚休妻,就与方家评理,一来二去,最后终于闹到对簿公堂。

镇海知县魏正清坐大堂作判,让方家太公把媳妇领回,请观二胎。结果二胎依旧七月分娩,事情于是不辨自明。但经过这两件事,任家太公耿耿于怀,于是立下族规,不准与方氏通婚。从此后500多年来,就有了任、方不结亲的习俗,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后期,才有两三家结亲,而现在,两姓嫁娶自由,族规早已成为传说。



生产习俗

任佳溪村半山地半稻田,旧时的生产习俗,因循守旧,千年不变,“种田地靠天”的观念根深蒂固。落后的生产工具,笨重的手工劳动,阻碍了生产的发展;农民们终年辛劳,也难求温饱。

育秧苗.jpg

育秧苗

稻田生产需要的主要农具有耕牛、犁耙、水车、稻桶、风箱、篾垫等。这些农具不是所有农户都有的,养牛的更少,需用时靠租借或包耕。解放前耕地多的农户雇佣长年,忙工。上世纪50年代初期组织互助组,农户间推行调工相帮的生产方式,后实行农业合作化,采用记工分形式按劳计酬。人口多劳动力少的农户年终超支倒挂。80年代实行家庭联产承包,插秧收割也采用亲邻互助方式。近年水稻采用机械收割,换工互帮的情形也已不多见了。

碾子.jpg

碾子

牛车.jpg

牛车

水田起畈靠牛耕耙,灌溉用手摇水车,也有用牛拉车盘转动的水车。解放前农田排灌不灵,经常旱涝成灾。遇大旱时,农民会组织去求雨。50年代合作化后灌溉使用抽水机,60年代耕田用上了拖拉机。

捻河泥篰.jpg

捻河泥篰

解放前,作物生长主要靠绿肥、人粪尿、家畜肥、草木灰或捻河泥、削焦泥、甚至拾狗屙作肥料。没有农药,菜地治虫用雷公藤碾粉撒施防治,有的农民用倒插屙扫帚、行青虫会等迷信方法来驱赶病虫害。

IMG_3042.jpg

旧时脱粒、碾米工具

早先运输主要靠肩挑背扛,称“上磨肩胛,下磨脚底”。“农业学大寨”后,田间修了机耕路,手拉车,小拖拉机成为主要运输工具。五,六十年代多数村(大队)都有几只手摇的小木船用于运输或捻河泥。

纺纱

织布

过去雨天下地,头戴斗笠,身披蓑衣;雨天插秧,耘田背的是一种竹篾、青箬合制的雨具,群众戏称“乌龟壳”;条件差的只能用破棉袄遮雨。70年代后有了塑料雨衣,干活轻便多了。



生活习俗

日用器物   旧式家具多是木制或竹制的,眠床有配棕棚的七弯大床,三弯凉床,倚栏床等,小床也有用一块门板和两根凳子搁的。条件好的房内设灯盏柜,纱柜,被柜,垫箱柜及樟木箱,皮箱等;客堂间摆置八仙桌,搁几大座,茶几,太师椅,藤椅等。贫困农家只有一张吃饭桌,几把竹椅或木凳,无所摆设。60年代后新式铁床,高低床,三斗桌,写字台进入农家。80年代起五斗柜,三门柜,书柜及各种组合式,折叠式的家俱流行。近来,很多家庭有沙发,不少人眠床棕棚更换成席梦思,也有人青睐仿古的红木嵌镶家具。

IMG_3053.jpg



礼仪习俗

婚嫁   早先男婚女嫁,讲究门当户对,由父母包办,凭媒妁说合。提亲前要避生肖相冲,谓鸡狗(鸡犬不和),龙虎(龙虎相斗),虎羊(羊落虎口),蛇鼠(蛇吞老鼠)难以相配。男女结亲须经过问卜,吃茶,过书,发聘,发嫁妆,享先,迎娶,拜堂,宴请,敬酒,贺郎,搬茶,吵房,会亲,回门等繁琐礼仪。

解放前,男女不平等。男人可领养生媳妇(童养媳)和租妻典妻,有钱的还可娶小老婆,丧偶续娶更是无人议论。女人丧父却被视为克性重,再嫁不光彩。解放后,男女婚烟自由,废除了一些繁琐礼仪。

IMG_3068.jpg

迎娶的花轿 、杠箱

60年代前,迎娶新娘还用花轿,以后有乘车,坐船的,也有用自行车的,同村或邻村的多为步行。80年代前聘礼,嫁妆,婚宴也较简单,但“好日”气氛都讲求热烈。结婚前一天办“杀猪夜饭”,请来近亲挚友;“好日”那天,孩子们在大门口用长凳拦新郎新娘,敲喜糖,抢糖果,闹新房,窜东奔西一刻不停,大人们戏称他们像“好日黄狗奔弄堂”;男方在结婚后第二天要请丈人阿舅,第三天请丈姆阿姨。现在受请范围扩大,舅舅叔伯,堂兄妹,表姐弟们都成受请对象。80年代以后,结婚时新郎开始穿西装戴领带,新娘流行穿婚纱,拍照录像同时进行。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彩礼逐年加码,嫁妆日趋高档多样,从嫁摩托车,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收录机到嫁空调,小轿车,越名牌越风光。送礼金额也成倍上升,酒宴越来越丰盛,很多人婚宴都办到饭店里,还请婚庆公司安排主持典礼。

村史村情 崇德尚贤
0.0486s